領著千軍萬馬

“瓊杯綺食青玉案,使我醉飽無歸心。”我看他們都是帶著醉意,在一步一回頭戀戀不舍中離去的。“借問酒家何處有,牧童遙指杏花村。”在杜牧心中,汾陽杏花村不止是可以飲酒驅寒的地方,更是一個可以讓他忘卻人生煩惱,抒懷吟詩,壯抒豪情的心靈向往之地。

郭子儀來了,幹脆不走了,在汾陽建王府,借用杏酒技術開酒坊,所釀造的清香型白酒,品牌就用自己封號“汾陽王”起名了。他用自己釀造的酒,分發給將士喝,激勵三軍,奮勇殺敵,平定叛亂。汾陽王酒,一時威名遠揚。可惜王朝更替,制酒秘方,被封存了一千多年。直至1989年被開啟。現汾陽王酒已成山西省酒業名牌產品。並捐資8000多萬元,在汾陽文湖景區,興建了氣勢磅礴的汾陽王府。汾陽王府,成為了汾陽文湖景區內,一道很亮麗的景觀,讓遊人驚歎不已。

李自成帶來了,他一邊喝著酒,一邊贊歎道:“好酒、好酒、好酒哇!”他一時興致高昂,隨便就把杏花村說成了“盡善盡美”村,汾酒說成了“盡善盡美”酒。

“民以食為天”。酒宴,當然成了人們吃飯中最為講究的高級餐飯了。無酒不成宴,無宴沒有酒。紅白喜事,良辰節日,親朋光臨,送親別友,酒是必須要喝,不喝的酩酊大醉,不算喝酒。汾陽詩酒文化與王府文化相融輝映。可以說在中華曆史上獨樹一幟,名揚天下,享譽四海。

明末傅山先生在杏花村申明亭古井所提字“得造花香”,清晰依然。大氣磅礴的汾酒廠,拔地而起。汾酒系列產品琳琅滿目,包裝經典文雅。融詩酒文化,飲食文化,兼有觀賞、收藏價值文化為一體的清香型汾杏酒,帶著滿滿的自信,與不可阻擋的力量,走進了快速發展的輝煌時代。為人們的生活源源地不斷地提供著詩酒文化的美好。